网站首页 » 旅游文摘 » 正文内容

热卖产品

推荐景点

腾龙洞
腾龙洞
优惠价:¥168

客户满意度

已为3008374位客户提供旅游服务!
杨阳得亿满意度:
产品很好。发货速度也快。
衡阳满意度:
酒店干净卫生,非常不错!设施也不错!

客户满意度

已为3008374位客户提供旅游服务!
杨阳得亿满意度:
产品很好。发货速度也快。
衡阳满意度:
酒店干净卫生,非常不错!设施也不错!

推荐团购产品

讨厌的蚊子,打不死的蚊子

时间:2017-02-06 作者:信望爱 栏目: - [发现]
1 1799
摘要:就像我们经常会复述的某个故事,某个在自己生活中可以称作传奇的故事。

讨厌的蚊子,打不死的蚊子

 7.jpg

 

风越来越冷,脑袋缩在衣领里,一个人走过寂静的滨江路。夜灯,昏暗,冬日的滨江路,空气似乎都冰冻住。

拐进冰地清吧,意外地温暖,要了一杯清吧自己研发的鸡尾酒,一口气灌了一大杯。音乐响起,客人纷纷举杯,仿佛穆时英笔下的夜上海——只差一个半醉的舞娘。

站在台上弹吉他的是麻子,唱歌的是尧尧,这是蚊子乐队酒吧演唱时的基本班底。

一名半熟不熟地朋友,坐到我对面,我醉眼看着他,说,麻子,你认识吧,你听我说他的故事。

忘记是哪年,鸡尾酒让记忆产生偏差,仿佛很近,又仿佛很远,反正得有八、九年时间了吧!哪年,像我经历过的所有的夏天一样无聊,楼下广场的口水歌,无限制地循环播放,让最反对口水歌的人,无聊时都会哼上一两句;家里的电视机呢,也没有歇着,随时播放着千篇一律的清宫剧。

结果,就像我们经常会复述的某个故事,某个在自己生活中可以称作传奇的故事。某个夜晚,广场居然传来现场摇滚声音,唱的是BEYOND的歌。

我匆忙下楼——舞台上是一帮年轻的小伙子,我一个都不认识。音响特别烂,主唱特别烂,我甚至都记不得是谁。组织尤其混乱,除了摇滚,还有街舞穿插其中。那时,BEYOND音乐在大城市早已过时,对于资深摇滚迷来说,BEYOND的技术很不上档次,就像文艺理论家瞧不上三毛、琼瑶。但在这样一个偏远的山城,突然听到有人现场高呼海阔天空,还是令人特别振奋,让我真正感受到本地文化的崛起。

这台叫做纪念BEYOND的音乐会,到结束时达到高潮——守了一晚上的公安干警,将贝斯手戴上手拷,押上警车,两名喜爱贝斯手的女粉丝,抱着警察的腿,在地上滚来滚去地哭(请贝斯手的爱人自动忽略本句)……毫无疑问,我看到的不仅是一场音乐会,还是一场行为艺术,如果让我总结2000年至2010年利川文艺界有啥值得可说的,大约仅此一事。

其后的两三年,我的生活变得更无聊,我想起那场音乐会,于是我看了拍的照片,根据现场舞台背景上的广告,找到升华艺术培训中心的邓老师,寻问这支乐队的下落。邓老师很热心,打电话将乐队的鼓手杜毛、吉他手王一、键盘手老趴找来。杜毛带了一个又哭又闹的小孩,搞得他一直手忙脚乱,最后喝酒时,只有邓老师、王一、老趴去。那时老趴还有半斤的酒量,只是不爱说话,于是整个酒桌只有我和王一边聊边喝,每喝边聊,每人差不多喝了一斤多劣质白酒,醉得一塌糊涂。他给我说的什么,我当天晚上差不多忘记大半,现在要回忆,完全是一团乱麻。他除了反复重复“摇滚就是思想”这句话外,也说了乐队的组建历程:

某天,利川实验小学的保安麻子,忽然脑壳搭铁,不想当门卫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,梦想组建一支摇滚乐队,他要正在从军的王一学习吉他,要开着大车跑“三一八”国道的杜毛学习打鼓,要无业游民老趴学习键盘。至于麻子自己,他开始弹贝斯。这事儿都有点天方夜谭,不过这伙人好歹凑钱把乐器买了回来,取了个队名叫蚊子。玩了没几天,由于噪音太大,被邻居反复投诉,他们不得不搬到杜毛的老家梅子水去排练。

梅子水,位于利川和重庆云阳县的交界处,山大人稀,山顶就是著名的五A景区——云阳县的龙缸景区;他们最近的邻居也在百米之外,终于没有人投诉。只是条件太差,没有自来水,每天要去水井担水。几个年轻人没有钱,生活没有着落。某个商场知道他们在排练,曾请他们在商场唱过一场,还给了几百块钱。但他们做了这次活动后,觉得没有意思,从此拒绝商演,和利川那些活跃在红白喜会的板板乐队划清界限,但没有商演,只有继续穷下去。好在王一的女朋友在某个餐馆打工,下班了就搭班车去梅子水,把客人吃剩的饭菜带给他们。结果,某次他们在剩菜中吃到客人丢弃的烟头。

麻子是乐队的创建者和灵魂,2007年的演出结束后,就出门打工。这次聚会,他没有参加,直到第二年秋天他才回来。王一高兴地通知我,说麻子回来了。

又是一场酒局。当然,主要还是我和王一在喝,麻子说他喝不得酒,勉强喝了一两,就到卫生间吐得天昏地暗。

作为一名摇滚爱好者,我对他们内心是鄙视的——一个喝不得酒,又不乱搞男女关系的摇滚乐队,还能叫摇滚乐队吗?

这次酒局,麻子澄清了一件事:那次演唱会他被抓,是因为此前的一个月,有人侮辱了他母亲,他愤而出手,将那人打伤,随后就躲到外地。演唱会时朋友都劝他不要回来,他坚持上台露脸,结果伤者马上报警,还好警察挺理解他们,站在台下等,到演唱会结束铐人。

一个老实的回答,毁掉一个很有戏剧性的故事,让我不得不再次鄙视一下对蚊子乐队,甚至不想写下这个上面这段话。

0.jpg

 

 

麻子回来的这一年,我已经调到电视台文艺部,其中的一项主要工作就是负责利川的春节联欢晚会。不过,我没有敢让他们冒然上春晚,毕竟他们的风格未必被导演和观众接受。

2011年7月,利川举办建党九十周年文艺晚会,导演和单位领导苦于开场不振奋,我趁机推荐说,可以用现场摇滚乐队演唱《国际歌》。导演和领导都很开明、开放,马上同意我的建议。

其时,杜毛改任主唱,新结识的毛毛去打鼓,排练的地点就在毛毛家一楼的一间小屋。麻子自己动手,给墙壁贴上蛋壳吸音棉,整个房间看起来更像一个卖鸡蛋的摊位。

乐队的排练器材不足,排练音响是找毛毛的哥哥周大念借的。临近晚会时,老周有事把音响拖走,我们又费了老大的劲,重新租了一套。

这次演出,算是蚊子乐队的首秀。开场的鼓声一响起,观众都疯了,主唱歇斯底里的嘶吼,更让现场气氛一下进入高潮。利川的官方舞台上第一次有摇滚乐现场表演,有了第一次,此后的春晚让他们再上,就顺理成章了。

当年的春晚,有领导要求说,利川的非正常死亡率有点高,要做一个热爱生命的音乐剧。这可把我难住了——春晚舞台上来讲死亡的话题,还真有难度。想来想去,我决定打个擦边球,讲述一群户外爱好者迷路的故事,取名《生命阳光》,才把这事敷衍过去。

《生命阳光》由蚊子乐队做音乐,麻子的谱曲很好,利用了本地“报路歌”做素材,很接地气。可是我们没有录音室,没有电脑制作设备。麻子和老趴采用了许多非常规的手段,才做了一个极其简陋的小样。至于演出人员,一反过去习惯,用的都是社会上的朋友,职业五花八门,没有一点表演基础,编导急得要哭。

由于没有舞台经验,现场演出也光出状况,主唱上场甚至忘记开话筒——幸好他没有几句词。好在效果还不错,节目居然得到省电视台编导的青睐,获得当年湖北“春满楚天”地方电视台春晚评比的优秀节目奖。“春满楚天”搞颁奖晚会时,还邀请这个节目去参加演出。这事儿我给推了,因为所有的演出人员都有自己的工作,请不了假。

这年的春晚,还有一个蚊子乐队参加演出的节目是麻子他们做的民谣《龙船恋曲》,现场弹唱:

 

背起吉他,望断天涯。

钢筋铁骨的城市,时时刻刻在喧哗。

打工创业的激情,如今只是个童话。

一次次,在旅途哼起心爱的歌谣——

妹娃要过河,哪个来推我嘛。

 

这大约是利川电视台春晚第一次做现场乐队的节目,最后一句,采用原生态民歌《龙船调》的旋律,所以这歌和民族文化也沾得上边,算得上我们的一次尝试。巧合的是,当年央视春晚也有一个民谣弹唱,主唱是那个著名的在地铁卖过唱的女孩。有观众说,两个节目有神似之处。

2012年是龙年,我们的胆子就大了,策划让整个乐队上春晚现场,唱《龙的传人》。导演在编排、舞美上花了不少心思,现场的感觉非常棒——当年的央视春晚,同样有《龙的传人》,只不过主唱是王力宏。

蚊子乐队,尤其是麻子对利川春晚的主要贡献在音乐创作。2011年以前,春晚很少针对性地创作歌曲,麻子回来后情况才得到改善。从2011年至2015年这五年里,我们创作了许多的歌曲,形式多样,民谣类的有《龙船调恋曲》《舌尖上的利川》《掐菜苔》,音乐剧类有《生命阳光》《薅草锣鼓——丰收》,摇滚类有《双手搭在妹娃肩》,新民歌类有《利川红》……2015年我们甚至做了一个利川方言歌曲《利川的晚昔》。

麻子还同时开始学习音乐制作,这更让我高兴。2013年以前,所有的音乐制作都是承包外地的音乐工作室,成本太高。而且,带着一大批歌手去恩施录音,老的老,小的小,二三十号人,太不安全。麻子自己制作音乐,还有一个好处是,我有什么想法,他就可以做出来。不像外地音乐工作室,店大欺客,你说什么都没有用。

自然,做音乐是一件辛苦的事。麻子的工作室没有空调,冬天他熬夜制作时,只能依靠脚下的一个取暖器,这玩意儿,用利川话讲是前面烤得锅巴,背上还是冰冷。事实上,每个冬天麻子的小腿都烤满火斑子,一搔,立马鲜血淋漓。

2.jpg

 

 

几个月前,腾龙洞风景区的领导告诉我,他们准备引入迷笛音乐节,我大为高兴;他们同时说,准备邀请蚊子参加,我更为高兴,甚至说,按照国际惯例,音乐会就应该邀请本地乐队暖场。

这个国际惯例是我猜测的,出处只见于《海角七号》。在这部电影里,日本明星中孝介要在台南的海滩举行一场音乐会,当地的老百姓强烈要求由本地乐队暖场,于是一群本地音乐爱好者赶鸭子上架,主唱是外地打工归来的邮递员,吉他手是身体严重受伤的警察,鼓手是修摩托车的技师,贝斯手是卖酒的推销员,键盘手是略有自闭症的小女孩,这群人是真正的底层,在临近音乐会前才终于走在一起,奉献了两曲感人的歌曲。

蚊子乐队的成员,估计都没有看过《海角七号》,也未必瞧得起台式摇滚,但从某种角度说,他们与《海角七号》的爱好者有着相同的经历。

从组建乐队开始,蚊子乐队就穷得发疯。到2011年,乐队成员更要面临着家庭的困扰。按照国际惯例——这次是真正的惯例——乐队就应该解散。

很庆幸,乐队没有解散,仍在困难中艰苦探索。为了谋生,麻子和他的一班朋友在逸园广场旁边开了一个123酒吧,酒吧在北门逸园广场北角,场子不错,年轻人也喜欢去。大约是管理问题,生意不算好,不过乐队有了一个表演的舞台。此时,吉他手五一由于家庭和工作的双重原因,退出乐队,刚进社会的胡钦入队担任主音吉他,乐队终于有了一个大学生——现在,胡钦还是某个乡下小学的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。

对于以“蚊子”为队名,自然招受了许多人的非议,谁都知道利川夏天的蚊子有多厉害,有多讨人厌。不过,我倒这认为,这个队名不错,还给他们写了一首队歌:

 

卑微的蚊子,

迎着口沫横飞的咀咒,

在夏天的夜晚组成军团。

草根的蚊子,

就是要占领你的地盘。

 

为着同一个目标,

躲避挥动的手掌,

穿过蚊香的层层毒障。

勇敢的蚊子,

就是要你无处躲藏!

 

不要说,谁比谁更肮脏,

这年头,不怕失败才能称王!

咀咒和毒气算什么?

蚊子也有蚊子的爱和梦想。

 

打不死的蚊子,

随着beyond的歌声挥动翅膀。

打不死的蚊子,

吸取唐朝的血液选择坚强。

 

我的意思是:蚊子是讨人厌恶,不过,蚊子乐队本来就没有希望你喜欢啊!

因为穷,我们和蚊子乐队的很多合作虽然愉快,不过,麻子的拖延症多次把晚会导演逼得发疯。相对来说,我对麻子还是比较理解,我知道,多少次麻子连晚饭钱都不知道在哪儿,只能到处揽一些没谱的生意,奔波在借钱、讨账的路上,这时候要他马上到电视台去开会,他确实难以办到。

准备迷笛演出,对蚊子乐队来说十分困难,每个乐手都面临着生活困难,几乎没有时间一起排练。好在,他们七拼八凑,终于在演出前把原创的歌曲准备好。

2016年的腾龙洞迷笛音乐节,主打的崔健,都知道,2016年是崔健《一无所有》演唱三十周年。对于,老崔的到来,我内心很平静,没有一点去现场观摩的冲动。朋友聊天,甚至说,人过中年,绝对不会重新去找初恋搞暧昧,或者找中学时代的校花搞一夜情(当然,这是做不到的),免得毁灭美好记忆;现在去看崔健,有着同样的担心,只怕现在的老崔已经不是我们心中的那个老崔。

当然,迷笛还是得去看,只为蚊子乐队要参加。

4.jpg

 

又一个人坐在对面,这次,完全不知道他是谁。或许从没有见过面,或许认得,只是记不起。

酒走起。我看着他,说,麻子,你认识吧,你听我说:忘记是哪年,也许是八九年,那年夏天,很无聊,我第一次遇到麻子……

1.jpg

 

 

今日优惠更多优惠>>
相关阅读

参与评论

他们说...

加盟合作
广告合作
代理合作
景点加盟
酒店加盟
关于我们
关于我们
联系我们
隐私保护
支付方式
法律声明
龙船调旅游微博
龙船调旅游微信
我要啦免费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