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» 旅游文摘 » 正文内容

热卖产品

推荐景点

腾龙洞
腾龙洞
优惠价:¥168

客户满意度

已为3008374位客户提供旅游服务!
杨阳得亿满意度:
产品很好。发货速度也快。
衡阳满意度:
酒店干净卫生,非常不错!设施也不错!

客户满意度

已为3008374位客户提供旅游服务!
杨阳得亿满意度:
产品很好。发货速度也快。
衡阳满意度:
酒店干净卫生,非常不错!设施也不错!

推荐团购产品

游走在历史与现实之间——利川市作家协会主席田赤印象v

时间:2017-05-05 作者:伽娜~嘚等待~~ 栏目: - [专栏]
0 1657
摘要:寸头、娃娃脸,年近知天命还时常被误以为刚而立之年。休闲衣、休闲鞋、半框眼镜,常年无多少改变的打扮总让人容易忽略。烟只抽半截,酒不超过半斤,醉了的时候会胡言乱语,但一谈到文学眼睛还是会发亮。这对田赤兄的“速写”或许并不成功,但确是这帮文字兄弟大抵认可的描摹。

在中国当下的县城,总会游走一群这样的人,亦如古代的隐者,嬉笑怒骂全凭性情,学识渊博又不愿显山露水,谨守为学之道又侧身于稻粮之谋。这群人大多无甚要紧的名头,却是一方思想启蒙的先驱,而我所在的县城,田赤兄当属此类人之代表。

寸头、娃娃脸,年近知天命还时常被误以为刚而立之年。休闲衣、休闲鞋、半框眼镜,常年无多少改变的打扮总让人容易忽略。烟只抽半截,酒不超过半斤,醉了的时候会胡言乱语,但一谈到文学眼睛还是会发亮。这对田赤兄的“速写”或许并不成功,但确是这帮文字兄弟大抵认可的描摹。

从我认识他到如今,青年时一部125摩托车,现在一部山地自行车,风里来雨里去,背上背包除了书就是资料,仿佛他的一切,和他人一样如此简单。

“从来打扰不骚扰,错认风流作下流。”

这是他十几年前春节赠予我的两句诗,大体可以道出我们之间的情谊。我虽和田赤兄相交近20年,但要写他却实难下笔,万千头绪也不知从何说起。

微信图片_20170505171335.jpg

(湘西考察)

还记得20世纪90年代末期,我从恩施农校回乡实习,在打字店巧遇田赤兄,那时的他还刚成家,白色的衬衣,时尚的头型,身材也不如现在这般“臃肿”,自藏有一番文气。寒暄几句就别过,后再无联系,直到三年后我南下归乡,筹资开了一家文印店,田赤兄提着摄像机闯了进来。

那时他已经是市作协的掌门,知道我酷爱文字,便多次到乡下寻访,几番都因我在外谋生而错过。自那次相见以后,在他的帮助下我加入市作协,从农村到小城,一直便没有放下手中的笔。

他对文字弟兄的情谊由此可见一斑,尤其是我和他熟悉后,多次见到他深入到乡村小镇,去寻找这些遗落在稻田里的文学爱好者,很多人也因为他的发现与推荐,成为小有名气的本土作家。

我想在喧嚣浮躁的年代,一个人自己能安于清贫、笔耕不辍就已是美德,能够把一方文坛作为源地,以发掘和培养新人为己任,并不求名利和回报,这需要宽广的胸怀和强大的责任感。

虽然支持文友们多创作、多走出去、多发表,但对于他自己,却并不是太在意。从我对他的了解,他的文化散文行文宏大,厚重朴素,的确算是方家手笔。尤其在文献学研究这块,放眼武陵地区,他也是大家,参与了很多的论坛和课题的研究,成果颇丰。只是他自己不太注重宣传,所以成了“墙内栽花墙外香”。

微信图片_20170505171341.jpg

(佛宝山采访)

义气、渊博、较真,相信许多熟知田赤兄的人都是这一印象。

当年网络刚兴起,他便纵横于全国各大国学论坛之中,一方面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一方面华山论剑,力战群雄。加上他不谙世故,在别人场子上也不留情面,便多以被踢终了。恰好那时我也被多家网站踢出,便和他一拍即合,干脆自己组建网络平台,召集了一批本土网虫,夜夜奋战于论坛之中,乐此不疲。

而在此期间,他通过网络撰写了大批时评和历史随笔,所论之点必有深思,所评之处皆有新意,一时得到众人的追捧。后来这些评论和随笔还结集出版,书名为《窗含西岭》。

后来论坛式微,微博、微信等平台兴起,我们不得已另谋出路。我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诗歌与散文创作,而他却浸淫于历史和地方文献之中,力求通过文献的积累来找寻地方文化的源头和流变,又从现在的若干遗迹中寻找历史的气息,从而实现一种空间和时间的对接,回归到真实的历史实景中去。

由于对学术的严谨态度,田赤兄一方面在典籍中寻找蛛丝马迹,一方面背着行囊,游走在深山古道,从聚落到道路,从道途传说到老者记忆,他都认真搜集记录,再对应资料仔细整理。这些年他厚积薄发,成果丰硕,不仅出版了《大水井古建筑群》、《卯洞集注》等书,还完成了数十万字的田野调查报告。

微信图片_20170505171346.jpg

(在张高寨拍摄)

田赤兄的渊博还体现在他涉猎的领域,我一直以为他只看重历史文献,没有想到他对西方文献也颇多研究,还记得我《空村》诗集完稿请他作评,几日文稿出来,里面多涉及的却是消费主义和后殖民主义的相关论点。萨义德的《东方学》和《文化与帝国主义》我也是刚刚涉及,那两本厚厚的《西方的没落》却一直都没有读完。而田赤兄却早已完成这些著作的研读,并对比当下中国之现状,有了自己独到的见解。

而最让我羡慕的就是他那满室藏书,连客厅的墙上都钉上了书架,很多书籍都是善本,尤其是那些很难收集的方志,的确让我辈垂涎不已,只能望书兴叹。

除了文学和文献,田赤兄对于他的本职工作亦是敬业。以前在有限网络公司上班,天天夹线爬杆、餐风沐雨从无怨言。后来调到电视台,他也是数年如一日,天天拍摄、写稿、后期编辑,从新闻部到文艺部,做了不少大众喜欢的选题。

如今他到了龙船调旅游公司上班,从事业转到了企业,从新闻媒体转到了旅游,或许对于多数人来说是很难适应的。但从他过来后,便开始游走在各大景区之间,对旅游资源进行调查研究,并对比周边旅游形态进行分析,完成了行业素材的积累。

干一行爱一行,在田赤兄的身上,对事对人负责的态度确是我辈需要学习的。

微信图片_20170505171351.jpg

(与谢亚平老师一起)

田赤兄不仅治学严谨,工作认真,为人处世也真实无虚。

生活中的他亦如邻家大哥,但凡朋友有难处,必援手相助。若有同道来到利川,他必薄酒相待,不醉不归。看到有才之人,他也是多方奔走,进行举荐。

多数时间,他下班就回家给儿子做饭,即便有文友聚会,也会早早回家陪伴妻儿。一有闲暇,便在累积如山的书籍中,寻找历史与现实的真相。

对于他自己来说,在单位是尽义务,在家是尽本分,在江湖上是尽义气,并无他求。对于我辈来看,他却是为了利川的文艺事业和朋友们在默默的付出,不求回报。

廿年如弹指,田赤兄于我亦师亦友,行走相扶。我想有兄如此,也是我辈的福分,若不是他,相信我不会有今天的成就,也相信有很多文友都还在乡野旮旯里默默无闻。

只是我知道田赤兄心中难免孤独,也难免有很多的无奈,这或许是一个时代一群人所共有的——难以言说的现实。

微信图片_20170505171357.jpg

(采访)

微信图片_20170505171401.jpg

今日优惠更多优惠>>
相关阅读

参与评论

他们说...

加盟合作
广告合作
代理合作
景点加盟
酒店加盟
关于我们
关于我们
联系我们
隐私保护
支付方式
法律声明
龙船调旅游微博
龙船调旅游微信
我要啦免费统计